ARTcollectors' in Asia

採訪IKKAN ART GALLERY負責人,真田一貫

Translations:

Category: interview

—昨晚的開幕宴會怎麼樣呢?
真田:昨天的來賓非常的多,大概有1000人左右到場。不僅僅是一層,二層還有金澤翔子展和伊斯特拍賣公司的開幕式和預展,一層的“Tokyo street”叫來了DJ,非常的熱鬧。小畑多丘的作品很受歡迎。
2層的金澤翔子的展覽也是空前盛況。有非常多的客人第一次看到她的作品就表示想要收藏,購買了作品的客人一直到開幕的最後才離場。對於他們很多人來說,並不是從字義,而是作為圖形來看金澤的作品的。

—您為什麼想到要轉移到新加坡來呢?
真田:我很長時間是在紐約活動的,不過這些年來,那些頂級畫廊之間的權力遊戲越來越激烈,無論是畫廊還是藝術家想要有新的嘗試都需要巨大的資金支持。不過,2008年雷曼事件之後,亞洲的經濟開始強勢,藝術市場也有了新的變化。
在那個時期,新加坡政府的官員參觀了我的25年帕科特收藏展(2009,金澤21世紀美術館),希望我可以到新加坡,幫助他們發展藝術市場。當時的新加坡還沒有建成自由港,第一市場和第二市場混為一體,是一個非常不成熟的市場。不過,我還是感受到了新加坡政府對於發展藝術市場的決心。
我們剛來到新加坡時,這裡的媒體對我們進行了大篇幅的報道,之前的teamLab+紫舟展也是大穫好評,還被觀眾們評選為當年的藝術展第三名。我非常的高興。
去年,又有了吉門營房藝術區,希望可以通過大家的努力使這裡的文化和藝術得以發展。

—今年香港國際藝術展要變成香港巴塞爾國際藝術展了,您是怎麼看的呢?
真田:變成巴塞爾之後,品質會越來越高,我覺得非常好。香港會變成亞洲區最好的市場的。藝術登陸新加坡以東南亞為特色,並能保持和香港的區別的話是非常重要的。

—您怎麼看吉門營房呢?
真田:以新加坡目前的情況來看,市場形成還需要一段時間。現在那邊的平時的客人還是非常的少的。吉門營房是新加坡經濟開發局(EDB)策劃的一個項目。EDB和在吉門營房裡的畫廊還需要更進一步的互通想法,相互合作,才有可能把它做成功。

—您長期在紐約活動,可以請教您新加坡和那裡的不同麼?
真田:在紐約,新的活動多是由民間發起的,而這裡則是都由政府發起的。藝術及文化的自由和社會發展所必需的統籌之間的平衡非常的重要。不過我想,這也表示說畫商們必須要負起責任來建設這個市場。和年輕的藝術家們在一起時常受到刺激,學無止境啊。

—您現在最注目的日本藝術家是?
真田:teamLab。因為對於作為藝術家的他們的評價還沒有固定,所以我想把他們更為廣泛的介紹給全球的藝術愛好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