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collectors' in Asia

採訪烏利•希克 |藝術登陸新加坡

Translations:

Category: art fair, interview

-請您告訴我們一些關於2017年開館的香港M+美術館的新進展麼?
烏利:M+目前收藏了以我的1,500餘件收藏品為主的藝術品。2017年時會有一個盛大的開幕展。
-您為甚麼決定將自己的收藏品捐贈給美術館呢?
烏利:之所以會去收藏中國當代藝術是因為,當時在內地沒有個人收藏,也沒有那樣的機構。於是我就想,既然沒有人來做的話,那我來做。關於這些作品應該收藏在哪裡,其實於北京,上海和香港都談過,不過北京和上海都有些困難,所以最終選擇了香港。香港也是中國的一部分,相信會有很多人從內地來港參觀M+的。目前每年有近4,000萬以上的人到香港,這是一個不論是對內地還是其他世界各地來說都很合適的地方。
-您真的是非常喜歡藝術呢。最初是甚麼樣的因由使您對藝術感興趣的呢?
烏利:父母會在牆上掛一些19世紀的油畫,不過當時的我並不是那麼感興趣。後來,因為跟朋友看一個當代藝術的展覽,讓我開始對有興趣的。非常的新鮮,很特別的感覺。
-您和藝術家們都是好友,是麼?
烏利:是的。首先那是非常必要的,另外那時中國內地也沒有畫廊,所以直接到他們的畫室,和他們相識是必然的結果。而且,我還可以學到很多關於中國的事情。
-除了中國當代藝術之外,您還收藏別的藝術品麼?
烏利:當然,日本,韓國,印度尼西亞,歐美的藝術品我也會收藏一些。我就曾經買過一件大的志賀理江子的照片。並沒有特別的去買一些知名藝術家的作品,不過相比較而言,女性藝術家的作品收藏的比較多。
-您為甚麼會對中國當代藝術這麼的感興趣呢?
烏利:從年輕的時候就開始收集當代藝術的作品了。1979年,對於剛到中國的我來說,觀察新的環境,探訪當地的當代藝術家,看看他們都在做甚麼是想當然的事情。加上,我認識到自己對於中國這個國家,社會甚麼也不了解,通過當代藝術可以瞭解到中國社會不同的一面。不過由於在當時其實是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當代藝術,所以也出現了一些困難。
-不過於之前相比中國也有了非常大的變化。
烏利:中國已經變成完全不同的一塊大地了。藝術也有了自己的樣式。1979年的時候,藝術家們都在一樣大小的畫布上摹仿從西方來的藝術樣式來作畫。現在我們看到的中國當代藝術作品可以非常的大,很震撼。
-您怎麼看這屆藝術登陸新加坡呢?
烏利:一年更比一年好了。第一屆的時候,很多展位的僅僅只是把作品掛在牆面上而已,這次我看到很多展位的布展都是經過精心策劃的。我們可以觀察到,亞洲的畫廊這些年來的進步。
-許多畫廊都認為,和香港國際藝術展的國際性相比,新加坡更專著在亞洲上。以收藏家來看,您覺得如何呢?
烏利:確實如此。新加坡更專著在東南亞上,不然的話沒有辦法和香港抗衡。我覺得,選擇專著在自己的強項上是很明知的。各個藝術展都必須擁有和保持自己的特色。
-您對香港巴賽爾國際藝術展有何期待呢?
烏利:我希望它能成為亞洲的博覽會。你不能在香港办一個和巴賽爾一樣的藝博會。
-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期待和您在香港再相見。
烏利:謝謝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