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collectors' in Asia

採訪勞倫佐・魯道夫

Translations:

Category: art fair, interview

採訪勞倫佐・魯道夫

-我們是第一次到新加坡,氣候非常的宜人啊。選在每年1月份舉行藝術博覽會,也是因為這個時期的氣候非常好嗎?
魯:是的。當然這不是主要的原因。我們確認過,像是巴賽爾那樣的藝術盛會不會在這個時期中舉行。而且1月份的話,聖誕節已經結束可新年還沒有開始,大家比較方便移動。因此我們才選擇了在1月份舉行藝博會。

-展位的牆面非常的高,非常適合觀賞出展的作品呢。
魯:在任何藝術博覽會舉辦的時候,都必須要考慮最適合作品展示的佈置。我們一直致力於將藝博會辦得如同美術館的展覽會一般,讓觀眾可以更近更好的欣賞藝術品。

-我們看到印度尼西亞藝術家展區,覺得非常的有力和精彩。
魯:我也這麼認為!

-特別關注印尼的原因是甚麼呢?
魯:在新加坡舉行藝術博覽會的話,就必須要關注印度尼西亞的藝術。新加坡位於東南亞的正中央,是最適合展示它的場所。而且我認為印尼的藝術和市場是東南亞最有力的。因此我們在這次特別設計了一個展示區域。

-確實,我們也感受到印度尼西亞經濟成長地非常顯著。
魯:印度尼西亞展區對於印尼收藏家非常有吸引力。我們之所以會說印尼的經濟成長的顯著是因為印尼的收藏家非常有影響力,他們到博覽會來,也有可能會從日本的畫廊購買日本的藝術家的作品。在亞洲,印尼的收藏家可能是現在最有實力的。不過,印度尼西亞僅僅是這次藝博會的一部分。還有很多來自日本等亞洲國家的畫廊參加了展覽會。

-也就是說收藏家和畫家之間的國際性的交流十分的重要,對麼?
魯:像這樣的藝術博覽會,即是市場也是人們聚集的場所。因此我們不僅僅聚集了來自亞洲的收藏家,還有藝術家和畫廊,讓他們可以加深彼此的交流。我認為藝術博覽會不僅僅是畫廊聚集的場所,也是彼此作為仲介互相建立新的關係的地方。

-藝術登陸新加坡今年是第3屆了,購買藝術品的人群有甚麼變化麼?
魯:就人數和構成來說,可以感到是有所增加的。來自全球的收藏家們都聚集到了這裡。很多重要的收藏家以及美術館的藝術品採購負責人都參加了本次藝博會。這些都證明了,藝術登陸新加坡的參展畫廊的素質的提高,和其作為國際性藝術博覽會的地位。同時自由港和吉門營房也為新加坡的成長發揮了很大的貢獻。

-這次有多少家畫廊申請參展呢?對於歐美的畫廊,藝術博覽會有哪些特別的期望呢?
魯:藝術登陸新加坡必須在支持亞洲藝術的同時,也要考慮到其他地區的出展畫廊。要維持這個平衡。藝術登陸新加坡既是一個國際性的博覽會,同時也是一個扎根在一個地區的博覽會。而事實上,今年參展的畫廊有75%是來自亞洲環太平洋地區的。整體上60%的畫廊都已參加了2次以上。這次出展的畫廊數大概占申請數的60~70%。不斷的提高參展畫廊的質量,使畫廊和收藏家們滿意是十分重要的。

-香港國際藝術展變成了香港巴賽爾國際藝術展,對此您有甚麼看法呢?
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有非常多國際級畫廊,這對於亞洲非常的重要。像這樣的擁有相當多的歐美畫廊的國際性藝術博覽會是非常好的。而另一方面,我們不希望我們的藝博會變成西方的藝博會,而更希望支持需要一個契機的亞洲畫廊。因此我們的概念是完全相反的。我們之間也就不存在競爭。在亞洲,需要這樣有著不同概念的國際性藝術博覽會。

-請您跟我們講講Art stage+。
魯:我覺得在未來,網絡會變得更加的重要。而亞洲比西方更大程度的接受了網絡,因此在亞洲網絡就更加顯得重要。實體的藝術博覽會是有限度的,因此我們將藝博會搬到了網絡上。不僅僅是藝博會,我們希望能夠在全球範圍內推廣參展的藝術家和畫廊。不管在哪裡,人們都可以通過智能手機,電腦和IPAD等看到藝術博覽會。而且,它並不是單向的。你可以通過它聯繫畫廊,讓市場變得更大。它不僅僅是為了推廣藝博會,也讓不能來到現場的畫廊,藝術家和收藏家可以參與到其中,還可以購買中意的藝術品。

-最後,在新加坡藝術館舉行的“收藏家展”也同樣是第3屆了,在新加坡當地人中反響如何呢?
魯:非常有看頭的展覽,大家都告訴我他們覺得非常好。作為新加坡的藝術一景,舉行這樣活動是十分重要的。我們也為可以得到新加坡美術館的支持而感到光榮。

-非常感謝您接受採訪。
魯:謝謝。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